为什么我拔牙以后脸瘦了很多减肥吃樱桃会胖吗

首页 > 长胖原因 / 为什么我拔牙以后脸瘦了很多

堕胎犯法?在生育这个领域,很多女人看到的是一片荒原

admin2020年04月15日

作者 | 大雪

“对于全美女性来说,这是一个黑暗的日子。”

不久前,美国阿拉巴马州通过了反堕胎法案,其中包括禁止任何阶段的怀孕者堕胎,强奸和乱伦导致的堕胎也在禁止之列。

而任何帮助堕胎的医生,将可能被指控犯有重罪,并面临长达99年的监禁。

这意味着,那些遭受侵犯而意外怀孕的女性,也要忍受巨大的痛苦和耻辱将这个孩子生下来。

法案的推动者们这样回答:

“这应该是女孩家长和女孩自己该考虑的问题,我只能希望所有的年轻女士的父母和监护人可以教育他们,告诉他们在发生这样的情况后得第一时间寻求帮助……”

终止妊娠,在受宗教教义广泛影响的西方世界一直是个极富争议的敏感话题,争论在于生命何时开始。

医学、哲学和神学领域,对于一个胎儿应该具体在哪个阶段被视为人,拥有生命的权利,从来没有达成过共识。

社会对堕胎法的争议说白了是性道德和女性自主权的博弈。但不幸的是即便在美国这种号称高度文明和开放的国家,有些地区依然选择简单粗暴的用法律解决道德层面的问题。

“堕胎是人类的权利”“我们为自由堕胎的权利而战”

堕胎不是好事,但没有选择一定是坏事

美国肯达基州同样有严格的堕胎禁令。

当地时间5月23日,一名女子前往当地最后一家堕胎诊所,她只能以衣物蒙头,在数名志愿者的保护下,穿过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的包围。

中途,不断有人冲她大喊:“这名女士,请考虑你的孩子”“你本可以不当杀人犯”……

这可不是极端个例。到目前为止,美国有15个州提出过类似的堕胎禁令。

民间则相对应的出现了很多披着堕胎外衣的假诊所,精准的“劝说”“恐吓”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孕妇。

他们给想要堕胎的女性观看教育视频,谎报怀孕时长,吓唬他们堕胎将会致癌,让想要堕胎的女性对她们的行为感到恐惧、内疚、害怕,从而放弃堕胎。

很多国家和地区的人们为了夺回生育自由权,经历了相当长时间的斗争。

比如爱尔兰,民众抗争了35年以后,终于在2018年迎来了堕胎禁令的废除。

在此之前,大量需要进行人工流产的爱尔兰女性只能前往英国,而没有钱出国的女性只能使用走私药物或寻找无证医生,每年有大量孕妇因为无法堕胎而饱受身心折磨选择自杀。

堕胎禁令并没有改变她们的堕胎选择,反而将她们送上了死亡的高地。

视频中的堕胎法拥蹩们大声喊着请考虑你的孩子,却没有一个人真正的考虑孕妇。

有没有想过,一个没办法对孩子生命负责的母亲,远远比选择终止妊娠的孕妇可怕的多。

还记得《何以为家》电影里面的赞恩吗,他将自己的父母告上法庭,理由是如果不能养我,为何要生下我?

曾经以为,在生育这个问题上,生或者不生,都取决于女性自己。

可越来越多的现实案例甚至法律告诉我们:只要子宫还有一天长在女性身上,很多人就没有真正的自由可言。

在生育这个领域,

很多人看到的是一片荒原

加拿大文学女王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在小说《使女的故事》中描述了这样一个女性受尽压迫,沦为生育工具的社会:

为了应对生态恶化导致的人口大幅下降,解决人口危机,基列国建立了一种名为使女的制度,所有具备生育能力的女性被集中起来,作为国有资源统一分配给男性使用,完成妻子无法完成的生育任务。

那些所谓“幸运”“特别”的女孩不过被当成了赤裸裸的生育工具,没有自由,没有尊严。

或许有些女性会对《使女的故事》中描摹出的黑暗世界更加感同身受。

还记得2017年榆林孕妇跳楼的惨案。医院在出事之后给出了声明和视频截图:因为分娩时胎儿偏大难以生产,孕妇多次走出分娩中心下跪哀求家人要求剖腹,但家人始终不同意。

最后的结果就是孕妇带着未出生的孩子从五楼一跃而下的悲剧。

尽管医疗和法律知识越来越普及,但对于生命和个体的尊重才是现代文明的基础。

女性分娩,既是一件伟大的事情,也是一件充满风险的事情,不论是家属还是医院,都应该充分尊重女性的自主选择。

而不是止于制度,更不能终于传统的束缚。

在纪录片《生门》中,有一位名叫夏锦菊的产妇。

33岁,孕6产2,这是她的第三次剖腹产。

面对即将到来的手术,她积极乐观,生孩子嘛,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就是因为不是第一次,这次手术大出血,她几度昏迷。

命悬一线的时候,她乞求医生,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自己的子宫!

在很多人的观念中,不生孩子的女人生命是不完整的。

但即使夏锦菊已经儿女双全,在性命攸关的时候,还是决绝的选择保子宫,对生育有多深的执念才能做出这样的选择。

除了生不生,怎么生之外,生育里面最绕不开的话题就是生男生女。

对于很多人来说,子宫只是容器,生男孩才是终极目标。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传统思想裹挟了多少婚姻和家庭,又迫使多少女性一次又一次的踏进产房。

曾宪春,高龄产妇,孕5产2。即使胎盘严重前置,疤痕子宫,她继续要孩子的目标特别明确。还得是一个男孩。

她丈夫说,我们农村习惯必须要个男孩。

她说,没有男孩会被人笑话。

索性这一胎是个男孩,不然还得继续生下去。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小姑子得知这一消息时在电梯里喜极而泣,她边哭边说:“我哥之前只有两个闺女,一直以来想生个男孩。为了保这个小孩,我们家里面都好辛苦。”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生个男孩。我不知道这种落后的思想还要折磨多少中国女性。

生育繁衍,有时庄严世俗,有时又是那么严肃荒唐。

女人啊,生育自由,请握在自己手中

前不久,单身的叶海洋远赴美国买精生子的故事引起了大家的关注。29岁的她来到美国精心挑选了几管优质捐精者的精子,经过人工受孕最终生下了女儿Doris。

有人骂她:自私。为了一己私欲,将孩子带到了没有父亲的社会里,这对小孩的成长真的好吗?

但是她用实际行动回答了所有的质疑和批评。

她把与女儿的日常拍成vlog,比如半夜起来几次给Doris泡奶粉、换尿片、哄睡,每周送女儿上两次早教课,带她去香港打疫苗,给女儿做辅食、耐心地陪她吃饭等等,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

叶海洋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也曾犹豫过,决定要孩子之前,反复考虑,是否能够给孩子优渥的成长环境和教育资源,自己是否适合为人母。

事实证明,到目前为止,她做的很好,好过了那些无知无畏胡乱生育的父母,也好过了那些生而不养的父母。

她在给女儿的第六封家书里这样写:

“我不会教你花是红色的,笔是用来写字的,书本上有的,我都不会教你,我不想限制你的想象,因为一个人的想象会让她拥有别样的人生……女儿,只要你没有打扰到别人,我都会让你的好奇心充分的得到满足,让你的童年得到足够的安全感,让你的快乐无限的放大。这,就是我给你的童年。”

这不就是我们能想象到的最美好的亲子关系么?

“我这一生做的所有的事情,我从来没有一次是不得不,一切都是我的选择。”

叶海洋勇敢的公开自己与不符合世俗眼光的生活,告诉大家,人生还有很多种活法,很多种可能。

演员徐静蕾曾在访谈节目中大方承认自己在美国冻卵的经历。这件事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不被主流承认,社会上各种各样的声音都有。

老徐却说这两颗卵子就像冰冻的孩子一般,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

2018年中国日报曾在微博发起了“单身女性是否有权通过人工辅助生殖方式(生育)”在5万多个投票中,不足1%的人投了反对票。

我们不难理解这样的投票为何会有一边倒的支持:随着女性的职场/社会地位越来越高,她们不再以传统的形象示人,而是迫切的想要掌握自己的生育权。

在这条微博下面,获得点赞最高的评论这样说:

“身体是我自己的,生活也是我自己的,只要有抚养能力,为什么非得需要男性?”

近几年我们也能发现,身边的女性朋友似乎更倾向于一个人过。她们对于婚姻和生育的选择更加谨慎,也更加理性。

这并不是坏事。我只是希望那些努力冲破束缚的女孩们不再是传统家庭道德观念中的异类,她们能够勇敢的把生或不生的权利握在自己手中。穿过嘈杂,保持清醒。

就像买精生子的叶海洋和冻卵的徐静蕾,她们所展示的不过是新时代下女性的一种新型生育观。

不标榜不提倡,而是告诉大家可以抛开世俗的局限,让生活多一种可能,在人、女人、妻子和母亲的身份转换之间,活的更自在。

TAG:为什么我拔牙以后脸瘦了很多 减肥吃樱桃会胖吗